当前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资料 >

世界十大狙击手之一令美军谈之色变的志愿军狙神——张桃芳

发布日期:2021-07-18 05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靠着一杆连瞄准镜都没有的苏联老式步枪,张桃芳击毙了214名美军,被誉为上甘岭狙神。更让人吃惊的是,从三次训练全部脱靶的菜鸟到一代枪王,这名新兵只用了不到两星期。

  此时,上甘岭地区,中美之间的一系列大规模战斗已经结束,双方都无力再发起大型战役,只能边打边谈,彼此在阵地上构筑了大量防御工事,形成对峙之势。

  当时,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拥有有强大的武器优势和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,每天开着飞机、坦克轮番轰炸。

  面对这种情形,志愿军随机应变地开发出坑道战术,挖掘复杂的坑道以躲避敌人的炮火,逐步构筑出能打、能防、能机动、能生活的完整坑道防御工事。

  堑壕、交通壕、反坦克壕和各种火器掩体相配合,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,坚固的支撑点式防御体系。

  当时,由于中美在装备上的差距极大。志愿军为避免无谓损失,尽快完成第一线坑道防御体系的建设,曾一度把“不随意开枪”作为一条铁律来执行,并要求前沿部队“不主动惹事”。

  很快,敌人发现了这一点,自从知道我们这边从不先开枪后,胆子变得越来越大,无视志愿军存在。

  每天,美军在阵地上面晒太阳,打牌,洗澡,还把一些穿红着绿的南朝鲜姑娘带到阵地上,跳舞唱歌,打情骂俏。

  美军的嚣张气焰,很快引发了中央的怒火,“让敌人低下头来”成为当时新的要求。

  根据中央下达的批示,志愿军领导机关提出“杀敌百名狙击手”的口号,并在全军开展了“冷枪冷炮运动”。

  冷枪冷炮运动,就是战士们2-3人一组,打一枪或者打一炮,就马上换位置,在坑道里来回穿梭。

  狙击这种战术,虽然在志愿军之前,就已经广泛运用到战争中,但大都是作为一种由少数狙击兵进行的补充战术,

  而志愿军开展的,却是一种群众性的、带有某种战略色彩的大规模狙杀行动,这在世界战争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就是这种零敲碎打的战术,澳门精准六肖免费资料,看似不痛不痒,可谁也架不住天天这样,把美军搞的是头痛不已,对志愿军恨得是牙根痒痒,但又无可奈何。

  而在这其中,最美军让痛恨又胆寒的,却是一个刚上战场不久的新兵,一个名叫张桃芳的小伙,被阵地对面的美军称为“死神”。

  在“冷枪冷炮运动”在全军正进行得火热的时候,张桃芳还是个刚随部队进来的新兵蛋子,他所在的第24军72师214团,战士们每天都要练习射击。

  不过,张桃芳的第一次记录真的是惨不忍睹,三枪全都脱靶0分,按部队的说法,就是吃了“三个大烧饼”。

  在1891/1930型步枪的基础上改进,枪管被大大缩短,特别适合在冰天雪地作战,深受志愿军官兵们喜爱,战士称它为“水连珠”。

  然而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枪管短,弹着点的散布面就会比较大,这枪还没有一点瞄准设备,只能用肉眼机瞄。没经过刻苦训练的人,根本用不好。

  但是,第一次的失败没有击倒张桃芳,反而刺激他开始刻苦练习,零下30℃的严寒里,张桃芳一个人趴在战墩,不停地瞄准、击发,磨炼枪技。

  据战友回忆,张桃芳当时是白天也练,晚上也练,白天瞄准,打空枪,看准星和目标动不动,晚上就让战友提着油灯,走来走去,照着忽大忽小的灯光练习。

  1953年1月,部队换防,张桃芳被派遣到上甘岭阵地的最前沿——7号阵地,负责狙击,信心十足的张桃芳,开始了第一次行动。

  一百米外有敌人出现,张桃芳连开十几枪,结果却一发没中,还暴露了自己位置,只好连忙撤退。

  忽然,他恍然大悟,之前练习的,都是死靶,但人是会到处跑的,是没有计算提前量,所以才打不到。

  想通这个问题,张桃芳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又来战场上试验,没多久,就又发现了敌人。

  结果张桃芳一激动,又把提前量给忘了,子弹和第一个敌人擦肩而过,但是好巧不巧,第二个敌人赶上来接住,倒了。

  从此,找到了感觉的张桃芳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经常计算射击要用的时间、距离,琢磨手中步枪的性能和使用方法。

  2月10日,张桃芳再次走上战场,仅用9发子弹就击毙了7名敌人。到了2月底,22天里,张桃芳打死了71个敌人,被称为志愿军狙神。

  不久,声名大噪的张桃芳登上了志愿军的《火线军军长的皮定钧看后,大为震惊。

  他找来一个参谋,把他珍藏的一双皮靴拿出来,让参谋带上,去看看那个张桃芳。

  要是张桃芳真有说得那么神,就把靴子送给他,要是假的,就拿回来,毕竟,连皮定均自己都没舍得穿。

  不过皮靴是注定拿不回去了。张桃芳当场用他的“水连珠”击毙三个正在观察的敌人,留下了这双军长的新皮靴。

  随后,张桃芳被调去团里传授作战经验,全团都掀起了向张桃芳同志学习的热潮。

  上甘岭地区地形复杂,需要考虑敌人运动轨迹及当时的风速、地形等多个因素,张桃芳便将敌人难走的道路和敌人经常落脚的地方,统统测好距离,编上号码,作为固定的封锁点。

  他在阵地上构筑了5个狙击点位,相互以交通壕连接,部分狙击点位后方还挖有专门用于躲避敌方炮击的防炮洞。

  在张桃芳的带领下,全团涌现出了无数冷枪作战的典型: 54天杀敌 471人的八连九班。同班战士吕长青,毙敌178人;

  就连负责送饭的炊事员庞子龙,也跟着学起打狙击,3个月下来,愣是一杆旧枪干掉了54个敌人。

  无数狙击手的出现,让美军一度把张桃芳驻守的上甘岭称为“狙击兵岭”“伤心岭”。

  突然一梭子子弹打在他身边,吓得张桃芳连忙趴进交通壕里,顺手拿起一顶废弃钢盔,用枪托撑在壕沟外,引诱对手,

  突然,张桃芳从战壕窜起,向另一个狙击位猛冲,躲过了一阵密集的机枪扫射。经过长时间观察,张桃芳发现,对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狙击台左侧,2020年香港正版猛虎报117期,对右侧似乎不太在意。

  一瞬间,一排机枪子弹飞到面前,溅起的碎土扑了张桃芳一脸,十秒后,张桃芳平安无事,“幽灵”真的变成了幽灵。

  当他见到时,张桃芳正带着他送的皮靴,只不过不是穿着,而是背着,里面还叮当作响。

  张桃芳回答说,这是首长送的,他舍不得,所以每次击毙一个敌人,他就在靴子里放一个弹壳。

  你张桃芳部队的番号是214团,只杀了211个不好看,再去打3个敌人,凑够数回去。张桃芳听完立马背上枪,一个小时后,张桃芳拿着三个弹壳回来了。

  1953年6月,张桃芳出席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代表大会。志愿军总部为其荣记特等功并授予他“二级狙击英雄”荣誉称号,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“一级国旗勋章”。

  除开集训、开会等活动外,张桃芳实际射击时间是32天,耗弹442发,击毙214名美军,创造了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冷枪杀敌的最高纪录。

  几十年后,美国《国家利益》杂志评选世界十大狙击手,张桃芳入榜,位列第8。

  志愿军狙击成功的标准非常严格,敌人射倒后,要倒地15分钟不动,还得有两个战士作为见证才算一个战绩。

  因此,许多中枪后苟延残喘,抢救无效才死的美军,根本没被算进记录里,所以张桃芳的实力,应该远远不止214个。

  更何况,这十大狙击手里,除了榜单第一名和张桃芳,每一名上榜者,都配有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枪。

  张桃芳用的,是一枝不带任何光学瞄准设备的老式苏制步骑枪,200米的距离,偏差一个头发丝,着弹点都能偏离一米,根本就不适合狙击手。

  然而,就是凭着这把很不专业的“狙击枪”,张桃芳成了美军官兵们谈之色变得“死神”,我军战士中口口相传的上甘岭狙神。

  1954年,回国的张桃芳报名参加了志愿军战斗机飞行员选拔,24军里有198名战士报名通过初选,最后只有张桃芳被留下来。

  2007年10月29日22点,冷枪英雄张桃芳走完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,于山东潍坊逝世,享年77岁。

  陪他一起创造奇迹的“水连珠”,莫辛-纳甘M1944型步枪于1959年,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。

  如今,这杆战功赫赫的步枪仍静静躺在展台上,向我们诉说着“狙神”张桃芳的英雄事迹。